三门峡新闻网—提供实时讯息的综合性新闻门户网站! 网站地图?|?加入收藏
三门峡新闻网
AG炸金花路子|官网 电影网站 装饰装修 灵异事件 特色产业 生活品质 体育竞技 旅游资讯 文化传播 家居建材
时尚生活 军事历史 家用电器 女性健康 军事频道 热门推荐 手机游戏 摄影论坛 热点推荐 农业技术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世界军事 >> 正文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10

http://www.ckpre.com 时间: 2019-10-29 三门峡新闻网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10

第十六章:无奈的养猪战术

此刻为何我要使用养猪战术而不推中?

原因是我们整局的优势都是在下路,上路中路都是劣势,一起推中看似能够带动团队全场,其实是个大错,普通人的思维,我下路痴汉自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一起推中能带动全场吗?

能,前提是你能团赢,一旦你团输,对面中路和上路雪球越滚越高,你下路好不容易积攒的优势全断送掉。

我们现在能团赢吗?难。

反观现在下路三个人都抓不死我们两个,还能反杀,为什么要我们逼团?打野反蹲中上,叫对面拿不到人头,对面下路来四个人就跑,二拖四,其他路三打一,来五个人我们就中上推两路,直接放弃下路跟团,这才是上上之选。

打LOL不是玩连连看,不是想当然就能成功的,很多东西不能用死,这也是这个游戏魅力所在。

此刻皇子在中路蹲着,皇子在对面野区做了视野,瞎子正在上路打石头人,一时半会是绝对过不来的。

余木的蹲人一般都是很确定对面在那个位置没视野,这就是他打野强于别人的地方。

兵线在河道中间,皇子在我方中路左边草丛的上方站着。

此时周如知道皇子在蹲她,立即QE住了对面狐狸。

“中路美女,我要上了。”余木说道。

“你上吧。”周如回道,立即给狐狸交了个引燃。

这对话,着实令我这个老实也有点害羞。

由于狐狸手上有个大圣杯,有魔抗,所以还是能抵挡辛德拉不少伤害的。

皇子从草丛赶来,立即QE二连狐狸。

不过这狐狸的手速足够快的,直接R躲掉了皇子的二连和辛德拉第二个Q的伤害,同时E引燃QW辛德拉,辛德拉对狐狸放出大招后残血闪现往塔下跑,狐狸又一二段Q接普攻,打在辛德拉身上,辛德拉瞬间黑血,由于二段Q的存在,皇子一时间根本跟不上狐狸,大招距离都不够。

辛德拉还剩下最后一点血,狐狸放出最后一段R往我方塔下跑,将辛德拉成功收走,狐狸已经残血,交个闪现脱离塔的仇恨范围,成功朝我方蓝BUFF处跑掉,鳄鱼见状直往这赶,势必要取这狐狸狗命。

鳄鱼绕到蓝BUFF处,却怎么也看不到狐狸的身影。

“跑了吧,你别追了。”周如叹了一口气,说道。

这个时候狐狸却不急不慢的从蓝BUFF的草丛现了身。

鳄鱼一见有急了,仿佛杀父夺基之仇不可不报,立马就冲了上去。

我见他这个举动就知道要完了,又要给对面的智商戏耍了。

“黄斌哥,别追了, 你要死了。”我无奈的说道。

鳄鱼仿若未闻,直接就冲上去,狐狸又从蓝BUFF的另一边跑走。

先前提到盲僧在上路打石头人,上路塔还掉了,根本就看不到瑞雯。

这下鳄鱼刚走到蓝BUFF那里,瑞文阴影现身直接三段Q冲过来把鳄鱼控制住,盲僧W到瑞雯身上。

理论上顺风的鳄鱼爸爸在这个时间段满血1V2他们两个不难,但他被抓死了一次,补兵也没对面瑞雯多,盲僧除了下路抓我的时候死了一次,节奏也是奇好。

所以看都不用看,开大的鳄鱼完了后让两个人活活打死。

哎,LOL最侮辱人的知道是什么吗?

一是蛮王开出大招你站着不动按下跳舞健让他砍,等他大招结束一招把他收掉。

二是提莫残血草丛隐身你知道位置站旁边跳舞一个AOE把他收掉。

三就是满血鳄鱼狗头开大你扛着他的伤害把他给剁了…

此乃三大奇耻大辱。

我摇摇头不再看上路,对钟忆淡然的说道:“对面全在上路,下路两个人还敢浪,钟忆,准备越塔强杀。”

钟忆一愣,说道:“啊?越塔?怎么越?”

我看她这个呆萌的样子有些无奈,说道:“等会我把EZ钉在墙上,你接个Q然后给我套E给他减速,然后进郑州ag捕鱼王开户|优惠医院哪家效果好去抗塔,就站在塔的最外面,没血了马上跑,我一个人输出就行了。”

钟忆点黑龙江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点头,认真说道:“好吧。”

EZ和娜美在塔下补兵,我就等EZ走位,只要他与我还有身后的防御塔是直线,我就QE了。

此刻炮车和一个小兵残血,EZ要是靠普攻只能收走一个,他一定会普攻加Q收走这两个兵了。

我心中冷笑一声,等他Q炮车的一瞬间Q过去将她E在身后的防御塔上。

“钟忆,上!”我连忙说道。

“啊??哦!”钟忆立即操作鼠标,放了个没赞能量的即时Q。

随后冲上去抗塔点EZ,然后给我上了E,给EZ上了W。

我开大招破败吸一口,冲上去就开始集火EZ。

娜美反应极快,立马大招接Q想要控制我。

此刻我闪现已经好了,立马闪现深入敌方塔后,这个位置EZ交闪交E也是必死,他要是朝着钟忆的方向E钟忆就可以开大招,他还是会被吹过来,横竖都是死。

果然,EZ是E的钟忆方向。

“开大。”此刻战况紧急,我才没闲工夫调笑钟忆,语言越简洁越好。

钟忆很乖巧的放出了大招,EZ又回来,被我几下点死。

此时风女也没血了,开始回走,我开始顶塔干娜美。

此刻正是前期薇恩最为强势的时候。

薇恩强势有两波,一是六级有大招的时候,二是出了破败的时候。

利用好这两波是薇恩前期积累下路优势的机会。

娜美毕竟不是钻石分段,选择去追残血的风女,那这样他连换我的可能都没有了。

“钟忆,交闪现跑。”钟忆和我的闪现基本上是同时候冷却好的,此刻钟忆立即按下了闪现,靠着被动娜美追不上她。

娜美也好像意识到他追风女的那一刻就错了,竟反抗也没反抗,也没交闪继续追钟忆,直接让我A死了。

下路再次双杀!瞬间爆炸!

一个能打都没有,我还没出力,你们就倒下了。

下路居然如此不济。

我不禁悲从中来,实在让我感叹高处不胜寒。

又听见门外断断续续的掌声,我这套操作虽然称不上亮眼,但却好看十足,走A与对对方失误的把握都是没有挑剔的。

这个时候门开了,几个穿西装的男子看了我们一眼,其中一个放到古代就是做奴才的那种小太监样的人在最前面高大挺拔西装男子的耳边嘀咕几句。

西装男子仔细的听着,时不时的点点头,然后看着我们又点点头,关门出去了。

这是个什么套路?

我不解的想道。

下路塔已经不能在留了,EZ和娜美我猜要准备跟团,因为小龙快刷了,拆了下塔尽早小龙团,VN小龙团能力极强,我们自然得好好利用我的这个优势扳回其他路的劣势。

现在整体的局面我还是能把握住的,先看我方,上单和中单各送两次,上塔被拿。

而对面的话,下路辅助死两次,EZ死两次,打野死一次,人头全是我拿的,还拿了一条小龙。

团战又有皇子和鳄鱼,我装备草鞋破败黄叉,装备已经成型,打团是很有优势的。

“小龙还有三十秒,准备小龙团了。”余木朝我们说道。

我们一行人,朝着小龙处走去。

“咦,小龙眼怎么没补的?”余木惊奇的说道。

说罢,小龙眼就消失了,整个河道都是一片盲视野。

“啊,我…我…我忘了。”钟忆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们无奈的摇了摇头,毕竟还是白银水平,对眼位的把握不是很到位,怪我自己没有提醒她吧。

钟忆急忙说道:“你们别担心,我这就去插眼。”

说罢,钟忆早就一个人跑到小龙墙的上方,我方红BUFF的那个草丛去了。

“诶,别啊。”余木顿时一急,钟忆和队伍脱节了,对面线上又没人,明显有埋伏。

第十七章:冲冠一怒为红颜

但此刻来不及了,钟忆的反应实在太慢,只见狐狸,瑞雯,EZ,娜美,盲僧全部都蹲在那个草丛里,狐狸先手E,每个人随便放一个技能就将身轻体薄的风女给打死。

我们赶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对不起,我…我太笨了。”钟忆眼圈通红,眼睛蒙上一层水雾。

我摸了摸钟忆的头,说道:“笨?谁说你笨了,我的辅助才不笨。”

“但是…”钟忆的泪珠似要从眼睛里滚落而下。

我朝她笑着摇了摇头,钟忆嘴巴张了张,没有再说什么,模样实在惹人垂怜。

随后我一脸严肃的将目光重新转回屏幕。

“余木,准备打。”我脸色铁青的说道。

“啊,辅助已经死了,我们又没优势,这…”余木结巴道。

“我想不废话,我说打。”我有点不耐烦,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怒火,朝着余木说道。

“对不起,我…都怪我”钟忆滴滴泪水滑落在键盘上。

“你他吗的到底上不上?”我朝着余木怒吼道。

“啊?我上…我上…”余木一把旗子插在那个草丛中,对面五个人的视野尽收眼中。

我将手指放在R键上,重重的按下。

“让我们来猎杀那些陷入黑暗中的人们。”

我爱见女生笑,却最见不得女生哭,冲冠一怒为红颜。

“刚才是不是狐狸杀的你?”我头也没转的朝周如问到。

周如见我面目凶狠,梨花带雨,哭也不敢哭了,只是点了点头。

“可以。”我轻声说道。

皇子E只是插了一面旗,对面谁也没想到他会顺势Q过来。

对面五人全部聚集在中路河道右边的那个河道草丛,见皇子一来盲僧直接一个Q踢在皇子身上。

“大招给狐狸!”我咬牙说道。

此时鳄鱼也冲了上去,在晕眩到狐狸的一瞬间皇子和对面娜美同时开大。

但娜美大招是有延迟的,辛德拉足够时间放出QE,而大招却缺少距离。

我一直盯着这一刻,乘着浪潮要滚到我的时候一直朝上方走,大招并没有大到我,对面狐狸和盲僧是紧盯着我的。

鳄鱼和皇子缠着对面EZ辅助和瑞雯的火力,而狐狸一段大招直接接近到我面前,我一直留着Q没用,他过来的一瞬间我朝下方一滚,他预判的位置是我的上方,他预判错了。

狐狸此时中了辛德拉的QE,皇子的大招,血量大概还有五分之三。

我Q还在隐身时间,我还在想怎么找个位置,但盲僧这个举动倒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他居然从皇子大招方位内插真眼W了出来,直接就现出了我的原形。

我并未慌,没了魅惑的狐狸就是只批了狐狸皮毛的兔子,看似灵活,实际只有花哨,并构不成威胁。

一个破败吸在盲僧身上,走A狐狸,狐狸被我点三就已经受不了,立马二段大招走,我不慌不忙,继续风筝盲僧,盲僧用了W,他在猜我走位,要Q我,被我点了三下,先前我又用破败吸了盲僧,盲僧又中了皇子大招, 盲僧血量过半,他还没Q!

我这下是知道了,他在等破败时间消失要闪现过来一脚踢我,然后再接Q。

我心中一声冷笑,此刻只有盲僧在限制我,我索性不走A,站着不动,见他步步紧逼,这个位置大概就是闪现的距离了。

我立马一个E朝前面一滚。

果然盲僧闪现过来就直接被我瞬间弹开,我这种速度是绝对的零间隔时间,他手速再快也不可能秒R我。

盲僧顿时慌乱,开始回跑,被我追击又是几下点死。

此刻我们前排都死得差不多了,瑞雯半血,EZ被辛德拉大招打成残血,辅助还有四分之三的血,狐狸残血靠着二段Q过去收走了皇子,三段Q手走辛德拉,辛德拉主要是EZ打的伤害,前排则是瑞文打出的伤害。

由于鳄鱼是纯肉,所以非常耐打,现在还没死,残血跑,对面狐狸三段Q用完,配合EZ娜美瑞雯在追鳄鱼。

“瑞雯没闪现。”黄斌突然冒出一句话。

“还他吗的追?”对面虽然在追,但我火力只够秒了狐狸,然后狐狸极为狡猾,卡死了我的射程,一直左右小碎步在勾引我过去。

只见黄斌突然口里说了句:“我草你吗的。”

昆明治ag捕鱼王开户|优惠的医院哪好="line-height:1.75em;text-indent:2em;">治疗继发性癫痫大约用多少钱一个闪现过去,眩晕和狐狸的魅惑同时开出来,两个人都被控制住了。

此时瑞雯EZ立即集火鳄鱼,鳄鱼战死。

场上只剩下我一个人。

我依旧提着一口气,立马过去AQA,狐狸被我收走。

“草你吗的傻比玩意。”我狠狠的骂了一句。

瑞雯半血,还在追我,我边走边A,E的CD还差很久才好,E的CD时间在前期很长的,且大招效果也已经结束。

瑞雯新一轮的CD已经好了,他手上还有大招效果,只要EQQW就可以接近我,把我控制住,一旦被控住我就是必死的了。

在他二段Q的时候我开了一下治疗,瞬间加速,他W空了。

此刻QCD好了,我立马按下Q朝前滚,拉开距离,以防被他三段Q击飞,随后立马反身A瑞雯,瑞雯只有半血,又没有出肉,所以脆的很。

我现在状态并不满,先前被狐狸QW直接掉了我将近二分之一的血,所以我必须顾及到各种伤害,根本不能硬抗,但EZ现在也在输出我,我根本无暇顾及去躲他技能。

现在双方都没加速,而我身上又有红BUFF,瑞雯还能拿什么和我打?

如同丧家之犬,瑞雯被我追射死,EZ不敢同我一争高下,只派个血量满满的辅助和我对A。

我冷笑一声,螺旋舞步花式A,娜美直接坚持不住,开始回跑,我和他还有EZ此刻的血量都是黑血。

EZ果然按捺不住了,直接就EQ上来要把我收走。

但我手上也留着一个Q。

抱歉,你让我的辅助哭了,这次团灭我要拿。

屏幕上的Penta kill字样响彻全场。

这个五杀也直接让我超神。

我摘下耳机,听到门外的人全部沸腾,我听他们在喊薇恩操作者的名字。

“你的下路我承包。”

在这个比赛里。

你的下路我承包了。

此时对面团灭,但却依旧拿不了小龙,钟忆也复活了。

刚才那场团战我紧张到了极点,立马朝网吧沙发后背用力一趟,在回城的时候返头朝钟忆轻松笑道:“现在再也没人能够阻止你插眼了,我把他们都杀了。”

钟忆紧咬下唇,看着我的眼神还带有先前遗留在眼眶的泪水,格外透亮,但欣喜的神色溢于言表,她没有说话,只是重重的点头:“嗯!”

14分钟,我攻速鞋破败电刀,我只想问还有谁?

看完钟忆,我又看周如:“周如姐,刚才那波还可以吧,你看我屌吗?”

周如脸上也是一脸激动的神色,听完我这句话后,刚想回答,随后小脑袋想了想,戴着黑框眼镜的眼睛透出智慧的光芒:“还可以哦,但我不看。”

我被他没头没脑的一句回答给愣住,细细一想才品嚼出味道,哈哈一笑说道:“可以可以。”

此刻我们回家都补了一波,准备去拿小龙。

但是对面的狐狸和EZ突然出现在上路了,好像是对我们上路二塔有想法。

“来拿小龙。”余木朝我说道。

我现在正在打着我方的红BUFF,那才那波团战赶得匆忙,没有拿红,红BUFF是从对面盲僧身上得到的。

经过刚才那波我五杀我有点爽,身上有点飘飘然,我大局观发动,冷静说道:“别急拿小龙,小龙是碗里的,跑不掉,你看现在对面上路有EZ和狐狸,我们刚才小龙处钟忆做了视野,上路他们猜到没有视野,又想故技重施阴我们一波。”

说完狐狸也消失了,只有EZ一个人在带线。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 http://www.ckpre.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